2014年05月21日

国行措施提高需求量 李国坤:令吉绝地反弹。

  国行措施提高需求量李国坤:令吉绝地反弹 在国家银行境內外匯市场深化措施提高令吉需求量的情况下,国行金融市场委员会主席拿督李国坤相信,受国內外因素拖累而挫跌至19年新低的令吉有望反弹。令吉在2016年最后2个月大幅贬值,进入2017年初,还一度跌至4.50兑1美元,之后,才稍微回稳。截至今天下午5时,令吉兑美元报4.4750令吉。李国坤也是联昌国际董事,他在接受《彭博社》专访时表示,令吉短时间反弹的情形,在过去15个月內,曾发生3次,其中一次更于一周內跳涨7.4%。「虽然令吉匯率已触底,但实际上大马基本面仍非常稳健。同时,在令吉疲软拉低进口的情况下,贸易及经常账盈余將获提高。」美元走强和原產品价格疲软,拖累令吉兑美元2015年至今挫跌约22%,成为表现最差的亚洲新兴货幣。外资撤走令吉挫跌同时,投资者继续拋售新兴资產,加上外资因国行为打击货幣投机活动所推的政策而大幅撤走,进一步迫使令吉兑美元于1月4日一度挫跌至4.50令吉,为1998年以来的新低点。李国坤乐观的猜测却有別於大部份分析员的看法,《彭博社》向分析员展开的调查结果显示,2017年上半年令吉兑美元中值水平预期为4.52令吉,今年杪预期进一步疲软至4.57令吉。李国坤指出,按照其他原產品生產国,如澳洲和加拿大货幣兑美元的水平来看,令吉兑美元应企在3.90令吉。被问及令吉的合理价,他则没有给予正面的答复。大马是亚洲唯一一个原油净出產国和世界第2大棕油生產国。令吉走低企业护盘另一方面,本地企业国外直接投资、大马基金外国投资组合和岸內外匯存款目前合计770亿令吉。对此,李国坤表示,那些正享有未兑现外匯收益的企业將倾向把该收入转换成令吉或进行护盘,因这些账面收益会因令吉走强而减少。「2015年杪至今,每逢令吉匯率走强,就会引起企业一窝蜂地將持有外匯转换成令吉,或进行护盘。」此外,他称,去年11月份,因市场担心国行会重施1998年为应对货幣危机而落实的货幣管制条例,导致许多外资纷纷离开大马市场和拋售政府债务。当年,国行將令吉与美元掛鉤,限制外国银行在岸外交易令吉。李国坤表示,外资撤离的不利因素,亦反映在以本地货幣计算的债券殖利率,目前该类债券殖利率高于隔夜政策利率3%。根据《彭博社》,国行3个月债券殖利率从去年9月的2.52%,走高至3.17%;届满日期为2019年的政府债券殖利率同期也从原本的2.88%,增加至3.38%。为了深化境內外匯市场,国行12月中开始要求企业至少把75%的出口收益转换成令吉。李国坤表示,这些措施將有助改善大马的风险隔局。他续称,由於之前在出口商可全面保留以美元计算的收益,进口商过去也可以自由买卖美元,导致令吉供需出现结构性不平衡问题。而国行数据也显示,过去几年仅有1%的出口收益从美元兑换成令吉。「隨著国行强制出口商兑换出口收入至令吉,同时,大马仍有贸易盈余,將引领外匯市场正常交易和支撑令吉走势。」他进一步说,国行以上措施其实在其他国家也有实施,因开放型资本市场经济容易受到美元走势波动的影响。